手握10亿现金,却突然宣布:裁员500人!新潮传媒:这是自救之路

发布时间: 2020-02-12 09:59:13 来源: 全景财经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play向前向后

疫情之下,有人选择壮士断腕,也有人选择扛起社会责任。

2020年对于普遍信奉“开门红”的中国企业们来说,似乎有点残酷。2月10日,是众多企业春节后复工的第一天,却有公司高调宣布“减员”。

昨日(2月10日),一份新潮传媒CEO张继学的内部讲话刷屏:

在全国抗击疫情的当下,自我隔离,减少聚集还是目前大趋势,部分行业面临着生存危机,资本市场普遍认为,中小公司的第一波倒闭潮已经开始。在此背景下,企业们的各类自保、自救动作也开始浮出水面。

复工第一天,高调宣布:裁员500人

就在新潮传媒宣布裁员10%之后,网络舆论一片哗然。

要知道,就在2019年,新潮传媒还曾高调喊出未来三年冲刺“百亿”的口号。其背后更是有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大佬加持。

上述内部讲话给出的裁员理由是:

一、2019年绩效考核271末尾淘汰10%;

二、业务减少,人员就相对冗余。

据张继学透露,减员后员工总数保持在4000多人的合理规模。同时他表示:“大家不要过度解读,企业调整发展节奏很正常,新潮的投资方京东、百度都通过2019年的人员调整,取得了新的发展。”

 

按照张继学的说法,新潮传媒是“减员”,不是“裁员”,减员理由也与疫情无关。

若查看新潮传媒同行的竞争对手:分众传媒(002027)的财报,可以发现,2018年,分众传媒11位董监高平均税前月薪为15.94万元,其中最高为董事长江南春50万元,最低为监事会主席何培芳2.42万元。

而整个公司约有1.27万人领取薪酬。分众传媒2018年全年的薪酬成本约为6.03亿元,以此计算,年度平均人员薪酬支出约为4.75万元。若以此计算,新潮传媒裁员500人或将节约2370万元成本。

图片来源:分众传媒2018年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分众传媒的销售费用高达23.32亿元,除去占比超8成的销售业务费外,销售人员薪酬及福利约为2.90亿元,每位销售人员可拿到12.75万元。若以此标准计算,新潮传媒裁员500人或将节约6400万元成本。

但值得注意的是,据张继学所言,新潮传媒账上虽然还有10亿元现金,但如果收入归零,也就只能活六七个月。

所以,要战胜此次疫情,必须踩死刹车,卡死现金流,降低成本,确保活着。为了活下去,新潮传媒还列了八条要求:

图片来源:新潮传媒官微

 

对于一些线下公司而言,裁员,可能是无奈但又必要的措施。但对于新潮传媒而言,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手握10亿现金背后:造血能力不足的困境

天眼查数据显示,新潮传媒的运营主体为成都新潮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注册资本约1.15亿人民币,由传媒老兵张继学、二三四五网络创始人庞升东和力美DSP平台创始人舒义联合创立。

2013年,新潮传媒开发了社区电梯电视LED联播平台,先后融资共计9000万元。此后更是获诸多互联网大佬加持:

2018年11月,新潮传媒宣布完成共计21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百度领投。

2019年8月,新潮传媒完成近10亿元人民币融资,由京东集团领投。

此外,投资方还包括顾家家居、欧普照明和美凯龙、养元饮品、好未来等……

据不完全统计,短短两三年内,新潮传媒获得的融资已经超过50多亿元。

 

图片来源:新潮传媒官微

在资本的追捧下,新潮传媒并不差钱,更不差“底气”。2018年,新潮传媒还曾公开向对标企业分众传媒宣战。彼时,张继学曾公开表示,梯媒行业空间巨大,虽然比分众传媒晚了10年,但整个市场足以容纳两家千亿级别公司。

不久前,新潮传媒还在高喊:“要做到2021年营收过100亿、市值过500亿,未来成为市值超千亿的好公司。”

但这份雄心壮志背后,却是一份不怎么好看的成绩单。据其关联方顾家家居披露,2017年、2018年新潮传媒营收分别为2.36亿元、10.0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04亿元、10.74亿元。

此外,2019年新潮传媒与百度对赌的营收为25亿元,而最新数据显示,新潮传媒2019年上半年营收仅在6亿元左右,显然难以完成对赌目标。

同时,从融资时点来看,距离京东领投的10亿元还仅过去半年时间。新潮传媒这一纸“重磅炸弹”,也坐实了外界对于其一直烧钱亏损的质疑。

对于新潮传媒而言,这篇减员公开讲话不过是借“疫情危机”掩盖其在高速“烧钱”模式下自身造血能不足的困境。

北京KTV巨头全体裁员

与新潮传媒相比,一些企业则没那么幸运,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近日,一份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广为流传。疫情影响下,持续闭店的状态让公司现有的财务成熟巨大压力,经管理层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员工200多人解除劳动合同。

这家曾因王思聪“一掷千金”而久负盛名的KTV即刻上了热搜。

据了解,北京K歌之王位于工人体育场北路,是朝阳区娱乐会所中人气排第二的店,它也曾是北京的行业老大。据点评网,该店人均消费在1500-2000左右,它是网红和富二代年轻人的聚集地,王思聪更是在这里曾一夜消费250万元。

 

在上述的内部信中,公司自承当前的危机:“由于K王持续的闭店状态,令现有的财务承受巨大的压力,律师建议公司可以优先进入破产程序,因为这样可以让公司损失降到最低。”

K歌之王表示,经管理层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如果有超30%的人不通过,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并提出三点安排:

1. 本月底前发放2020年1月工资的50%,待复工后2个月内补足剩余工资的50%;

2. 2020年1月的员工社保已缴纳,在解除劳动合同后会及时转出;

3. 如以上方案有超30%人不通过,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另外,北京K歌之王还提出,在疫情过度、一线城市大面积复工潮的情况下,将优先安排老员工入职,并对支持公司的老员工予以一定的补偿与奖励,以避免发生找不到工作的尴尬处境。对于以上方案在2月8日24点后未答复者,将理解为默认同意。

疫情之下,更有董事长:卖房卖车也要让员工有饭吃

实际上,新潮传媒、北京K歌之王不过是疫情下企业生存的一个缩影。但面对疫情,也有企业选择扛起社会责任:“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也要千方百计地确保员工有饭吃、有班上。”

1月24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妥善处理好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第二条规定,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

2月8日,老乡鸡董事长手撕员工联名信的视频刷屏了。

 

视频中,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说,受疫情影响,保守估计老乡鸡将有5个亿的损失。他着重表扬了留守武汉并免费给医护人员送餐的老乡鸡湖北子公司员工,并提到员工自发签字按手印,表示疫情期间不拿工资。

然后,束从轩撕掉了这封信,并对老乡鸡的16328名员工们说:“我觉得这个是你们糊涂!感谢你们的大爱,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我们也要千方百计地确保你们有饭吃、有班上。”这一席话,赢得了一片赞誉。

公开资料显示,连锁餐饮品牌老乡鸡2003年诞生于安徽本地,2018年1月,老乡鸡完成2亿元首轮融资,投资方为加华伟业资本,投后估值约40亿元;截至2019年,老乡鸡在全国有800多家直营店,部分门店年营业额超过千万。

万联证券研报分析认为,疫情下餐饮旅游行业遭受重创,影响可能超过非典,行业有望重新洗牌。此次疫情可能造成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和并购潮,行业重新洗牌,利好龙头企业。

但同时,各级监管部门政策频出,此前称“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月”而引起较大关注的西贝,在各方帮助下,近期西贝董事长贾国龙表示,“面临的危机已经缓下来了。”

关于2万多员工,贾国龙表示,“现在人社部的最新政策就是工资你可以灵活,尽量不要减员裁员。我觉得这是对的,我们也不想裁。我们的员工都是宝贝啊,都是我们训练出来、挑选出来的。”

这不禁让人想起里克尔的那句: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撰文/制表:全小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