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文:她被下药嫁军区战神,竟是高中暗恋的同桌,当晚便圆了房

发布时间: 2020-07-24 17:16:17 来源: 小狐狸看体育

军婚文:她被下药嫁军区战神,竟是高中暗恋的同桌,当晚便圆了房

《夫人重生后过于霸气》

军婚文:她被下药嫁军区战神,竟是高中暗恋的同桌,当晚便圆了房

精彩片段:

“好的不得了!”管家见是他,立马眉开眼笑的把他离开后的事情说了一遍,道:“我在宸家伺候这么久,都没见老爷子这么开心过,比你们结婚时候还要开心!”

“少夫人在舞台上弹奏的小提琴,可算是出尽风头了!在场的每个人都赞不绝口呢,比真正的六月蔷薇都还要让人惊艳!”管家说的眉飞色舞的。

宸枭雲的眸光落在旁边已经拆除的舞台旁,心思却百转千回的。

以前他只知道虞锦能折腾,倒是不知道她竟然还有这般才艺!

不过爷爷的寿宴圆满结束了便好。

宸枭雲眸色中的黑暗散了不少:“那就好,给爷爷说一声,我有急事回公司回一趟,等会安排司机送少夫人回去。”

宸枭雲并没有去公司,他只是不想回去听他妈和虞锦的各种告状。

回到自己的别墅中,颀长的身形立在别墅的落地窗前,他看着外边已经缀满繁星的天空,心头却蓦的有些烦躁。

他伸手摸了一根烟点燃,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虞锦那张脸。

她被他冤枉毁坏小提琴时候的口舌伶俐,她让他去送白雨薇时候的浅笑温和……

他怎么觉得,这个虞锦,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她说对自己死心了,该不会是真的吧?

而且,现在已经十二点了,她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是因为他送一下雨薇,又发脾气回娘家了吧?

他的指尖陡的灼痛一下,竟是烟头上的火星燎到了食指。

“呵!”他自嘲的笑一声,把烟蒂扔下,从兜中掏出了手机。

翻开通讯录,他看着上面被虞锦死缠烂打,靠割腕威胁他改的称呼,唇角凉凉一勾。

“亲爱的老婆。”这才是虞锦!厚颜无耻之极!也恬不知耻之极!他宸枭雲好歹也和她在一个屋檐下呆了两年半,她什么脾性,他还不清楚吗?

她今天所做的一切,肯定是另有目的,别有心计!

宸枭雲冷着脸拨出了这个号码。

一次,两次……宸枭雲在多次拨打电话没人接通后,直接打到了老宅的座机上。

“虞锦呢?还在老宅吗?”

“是少爷啊,少夫人被老爷子带去参观古董室了。老爷子心情好,说要奖励少夫人几件古董呢。”

《重生九零做大佬的小福包》

军婚文:她被下药嫁军区战神,竟是高中暗恋的同桌,当晚便圆了房

精彩片段:

陈颂记得这人性子开朗,很,可今天他眼里透露着一股严肃,似乎挺生气。

“原来刚才你也在?”她慢条斯理地拧上水龙头,“你明知道我是骗冯文文的,为什么不当着他们的面拆穿我?”

“我要是拆穿了,你还下得了台吗?”齐南眉头紧锁,一番话叫陈颂没法反驳,“要不是许迎迎问我怎么没去找你,我到现在还被瞒在鼓里呢。看样子冯文文也不是头一回欺负你了,她这么无理取闹,蒋老师知道吗?”

他很恼火,甚至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而恼火。

他拔腿赶到的时候,陈颂正低头躲过那一盆臭气熏天的污水。

大冷天的别说被臭水淋头,就是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沾湿了一圈袖口,也是件很不舒服的事。

扪心自问,齐南做不到像陈颂这样语气疏松平常,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陈颂摇了摇头:“不知道。”

齐南眉头皱得更深了:“不知道就赶紧让她知道,她好歹是班主任,班里出了事她得负责!”

陈颂又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我也不清楚蒋春桃知不知道。冯家每学期给她送那么多礼,冯文文不闹出什么不得了的事,她是不会搭理的。”

其实齐南心里也明白这一点,可他就是替陈颂憋屈得慌:“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万一冯文文下次再折腾你呢?”

“那有什么办法?”陈颂抿唇,言语间有些自嘲,“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家境好成绩好又不作威作福。每个班都有那么些人喜欢耀武扬威,多冯文文一个不多,少冯文文一个不少,难不成我为这还能缩在家里不来学校?再说她还有把柄在我手里,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动我。”

《帝少宠妻别上瘾》

军婚文:她被下药嫁军区战神,竟是高中暗恋的同桌,当晚便圆了房

精彩片段:

进来的陈昊和杨叔听到了这句话,都明显感觉少爷周身的温度在下降。

杨叔注意到了这点赶紧让女佣把陆悄带下去。

“带这位小姐下去换衣服。”

陆悄似乎也明白了陆景琛生气,她站在原地,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陆景琛,任由女佣把她带离了陆景琛身边。

而陆景琛看到了陆悄眼底失望惧怕的神色,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少爷,我觉得这个女人来路不明,咱们真的要把她留下来吗?”

“查到她的身份了吗?”陆景琛单手敲击着桌子,开口。

陈昊摇头:“暂时没有,她似乎不是b市的人,不过我让人去查了,那天晚上陆悄所在地方,发生过一起持枪案。”

“那就继续查。”只是持枪案并不能证明她的身份。

“少爷,我觉得这个陆悄来路不明,也不是b市的人,咱们需不需要……”

陈昊也担心这个问题,毕竟陆景琛的身份太过于显赫了,想要加以谋害的人不再少数。

“先留下来,如果有问题直接处置了。”

“嗯。”听到了陆景琛的话,陈昊也只能点头。

“她现在在做什么?”佣人此刻应该已经给她洗漱好了。

“家庭医生刚刚来给她换过药,现在在房间里面躺着,不过……”

“不过什么?”听到了陈昊欲言又止的话,陆景琛蹙眉,他不喜欢别人话只说一半。

“不过陆悄看起来似乎很不开心,她躺在床上也不和女佣人说一句话,连佣人准备的东西都没吃。”

好了,今天的介绍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